第59期
“到穗三天内须登记”,有什么实质意义?
按官方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广州登记在册流动人口686.7万人,按照一定漏登率计算,实际居住流动人口为837万人左右。这么庞大的人口,每天进出个几十万也是相当平常的事情。如果真的都在3个工作日内登记信息,显然太高估基层机构的能力了。尤其是如三元里、新市、客村、棠下这些地方,刨除旅游、观光、看病的,仅仅统计流动的打工仔,都会是一笔浩瀚的神仙数。到时莫非要采购配备一堆自动申报机器来解决基层人手难题?并将这宣传为“网络政务”的举措? 很多年前,户口牢牢束缚住一个国人的终身,如今公民迁徙的权利相对解套了。不管是来旅游、来打工,还是来流浪,这都是私人事务。真的在当地打工,也会有具体的用人单位作登记。都21世纪了,政府若想管到人头,可以强制要求用人单位网上录入信息上报、可以通过酒店前台入住记录自动上报等。除此以外,实在想象不出,记录这些公民的身份意义何在。难道官方会利用“云计算”“大数据”为外来人口服务?会积极争取福利和资源实时投放给外来人口? 要讨论此类规定的目的,能否如此揣摩:总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潜伏进广州,因此需要对这些“危险人群”进行识别;总有一些找不到工作、可能对城市构成威胁的人群,需要把控。相反,旅游、看病、做生意的人,应该就不会找麻烦,可以放松管制。只要这样的规定强制推行了,广州就会成为一个有序的,稳定的,透明的可控城市了。显然,如此手法来审查与过滤公民,是何等的陈旧,何等的机械,甚至包含着对外来人口莫名其妙的歧视,何以要发生在以开放闻名的广州市? 有关部门如果认为自己有管控外来人口的重任,那么就要问想管什么,想达到什么效果?登记了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者说其实毫无作用?类似报告制度也许只适用于比例极少的群体,比如外国人在广州;适用于那种人口几乎不能移动的年代,而不可能覆盖和广州户籍人口相当的外来人口上。在信息和人流互联互通的年代,非要推行静态控制的规矩,或有三个结果,一是基层管理不胜负荷,干脆让“漏网之鱼”继续游走;二是流动人口不胜困扰,更不服管;三是难以坚持,不了了之。【详细
广州,期待具有服务含量的管理
这一“不无想当然”的通告内容被媒体披露之后,线上网下一片嘘声。人们并没有太多质疑通告制定者的初衷和法律依据,而是把焦点放在这项规定难以实施上。道理真是“一字那么浅”,且不说这个号称每天有庞大非常住流动人口的城市,能有多少个对接的可登记窗口可供“申报”,更不要说,政府将在人力和管理上要投入多么昂贵的行政资源。光是这种落后的所谓管理思维,本身就是给城市及百姓增加麻烦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苛捐杂税”。 事实上,对通告做出解释的来穗人员服务局相关负责人,面对媒体的疑问,显然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只是说单位新成立,很多问题都未能有什么实质效果。明确的答复,只是在回答旅游、出差、治病、开会等人员是否需3个工作日内登记信息时,连说三个“不是”,而面对如何执行、如何界定、不登记有何措施等尖锐问题,“有关部门”是有些手足无措的。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个新成立的单位明明挂着“服务管理”的牌子,出台的规定却似乎显示出他们的服务欠奉,管理无能。 如今再质疑这份充满“悖论”的通告似乎已意义不大,但从这类文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关部门”的思维惯性。在一些权力部门的语汇当中,所谓的“管理”,肯定构成了他们官场话语的主体。在其思维逻辑中,“外来”意味着失控,意味着潜在的不稳定,总以为自己有把握“管控”各种社会现象。他们把强行建立“秩序”作为自己的目标,以铁腕去执行“秩序”,把这些作为“维稳”思维的根本。然而,现实的多样性往往令这类思维撞得头破血流。在对待诸如“外来人口”这类世界难题,除了具有封闭条件的地方,良好的秩序的建立,并不在于强制性实行某种制度,而在于通过细致和到位的服务,把“管理对象”纳入当地社会服务的体系当中。比如,通告要求人家必须去某地登记和申报,这本身就非常没有技术和服务的含量,显然,这么麻烦,谁去啊?然而,倘若把这种登记和申报,与有效的服务项目结合起来,很多外来的人们,恐怕也会心甘情愿前往登记申报的。比如有的旅游城市,对初到城市一段时间的人给予公交上的优惠。当然,你要进行实名制的申报登记。这类办法在国际上非常流行,当然也是带有服务含量并能“一举两得”的有效操作。 在进入“大数据”时代,怎样把服务和管理结合起来,是政府公共服务要实行创新的课题,公共服务的人性化,也是政府执政水平的指标之一,所谓的“服务管理局”,提法上也是先讲“服务”,后讲“管理”的。【详细
“来穗三日须登记”应说明竭力制度初衷
从“外来人口”到“流动人口”,再到如今的“来穗人员”,不难看出官方对非本市户籍群体的态度变迁,表现在政策方面则是,歧视性的管理规定越来越少,而有关流动人口公共福利的讨论越来越多。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广州一纸通告要求外地人赴穗需在3日内登记,难免要受到批评。具体而言,从政策合法性角度看,宪法规定民众有迁徙自由,通告的上述提法涉嫌与此权利相抵触,而从政策实施角度看,由于广州流动人口数量庞大,政策一旦落实,由谁来承担登记的责任,不主动登记将面临何种处罚,目前看来,上述问题尚得不到回答,这使得接下来政策实施面临不小的难度。 从政策合法性和可实施性角度看,此次通告乃至接下来的实施细则,目前不但不被看好,甚至还会受到持续的批评。官民之间接下来需要通过沟通来凝聚共识,既要呈现民间的误解也要倾听外界的意见。现实地看,考虑到目前人口流动频繁,广州要获得更好的发展,显然不能制约人口流动,官方不可能无视这一逻辑。从有关部门目前有限的回应看,民间对于此次通告似乎存在一定的误解,其中对“来穗人员”的理解尤甚。按照官方的解释,来广州旅游、出差、治病、开会这类流动人口并不在登记对象之列,官方对“来穗人员”应该会有一个的明确定义,需要登记的人员范围有望收窄。此回应缓解了舆论的质疑,但稍作分析其实经不起推敲,它会带来一连串问题,其中就包括如何甄别这类短暂逗留的流动人口,比如旅游类的流动人口,毕竟并非所有的旅游行为都是有组织的,还有很多是个体自发的,这就使得流动人员一旦不想登记,完全就可以冒充游客,有关部门不可能忽视这种可能性。就此而言,流动人口登记是否只是部分覆盖,目前应存疑。 具体的登记流程同样值得关注。翻阅广东对流动人口已有的制度,不难发现流动人口登记的规定早就存在,《广东省流动人口服务管理条例》中就有来穗人员3天内登记的要求,只是现实中未普遍贯彻执行。通告只是整合过去的制度规定,此次决心落实流动人口登记制度,或许是流动人口导致了城市管理方面的压力,实属当下的权宜之计。接下来需要在登记流程上给予便利,强化服务,淡化管理。具体而言,如何登记,由谁来登记,登记什么信息,前两者涉及流程问题。像旅游、就医这类流动人口,即便要求登记,其实相关机构也可尽到登记的责任,完全不需要劳烦本人;至于说在广州有就业需求的流动人口,就业单位可承担登记责任,单位已经登记的,如果再向管理部门登记,就意味着重复采集信息,既浪费人力又制造麻烦;同样,待业人员因为需要租赁房屋,因此房东可承担相应义务,不必让流动人员亲自前往。而即便是上述登记流程,理想的做法也应该是在网上进行,所有这些,概而论之,就是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通过办证来获得人口流动的合法性,如果可以实现上述分工,登记成本大大降低,尤其是省去流动人员自身的麻烦,落实登记要求的障碍或许就要小很多。 至于说登记什么信息,也应该有所讲究,人口管理并非人口审查,前者毕竟普遍,掌握其基本信息即可,权力界限该明确,公民隐私权当保护。广州过去在流动人口管理方面不乏血的教训,此次制度尝试在舆论缺乏支持的情况下,官方更应竭力说明制度初衷,表明鼓励人口流动的姿态。【详细  
  1. 哪些来穗人员需要3日内登记?本次核查登记工作不是重新对来穗人员集体全员登记,而是在日常已登记的711万来穗人员的基础上,补登漏登、更新错漏的来穗人员信息。 来穗人员3个工作日内不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改正。 出租屋主(包括以借住、寄住、直接受雇等方式容留来穗人员居住的屋主)在3个工作日内不报送来穗人员基本信息的,由公安机关责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处以两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 有自用集体宿舍的用人单位3个工作日内不报送所雇用的来穗人员信息,由街镇来穗人员管理服务机构责令其改正,经教育仍不改正的,由公安机关按每安排居住1人处以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但罚款总额最高不得超过3万元。 本次数据核查登记工作范围包括:1、居住在出租屋内的来穗人员;2、借住、寄住、直接受雇等方式居住在居民房屋中的来穗人员;3、在用人单位就业和居住的来穗人员;4、建筑工地的来穗人员;5、时租日租房、旅业宾馆和其他场所的来穗人员。同时将驻穗部队(武警)大院、中央(省)驻穗单位大院的来穗人员和在穗全日制院校就读学生也纳入登记范围,确保数据核查等级覆盖全、底数清、情况明、数据实。 就医、出差、旅游、探亲的来穗人员如在宾馆、酒店、旅店、招待所等旅馆业住宿且已办理旅游业住宿登记的来穗人员不需要再重复居住登记。【详细
  2. 网友吐槽“这是要闭关锁穗吗”市政府官网近日发布了《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来穗人员居住登记工作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通告》规定,来穗人员来穗居住需三个工作日内登记,不登记将依法追责。该规定引起了民众的极大关注。 新快报记者昨日查阅广州市来穗局官网了解到,该《通告》其实早在今年8月1日—8月11日曾在市来穗局官网征求公众意见,但该局当时并未向媒体通报该征求意见稿,媒体也未对此做报道,以致大多数民众对该征求意见稿并不知情。新快报记者比对最终发布的《通告》与征求意见稿了解到,最终的《通告》将征求意见稿的政策有效期3年修改为有效期5年。 市政府官网近日发布该《通告》后,“来穗居住人员三天内需登记”的规定引起了民众的极大关注。民众纷纷网上吐槽,微博网友@航航的兔表示,“这是要闭关锁穗的节奏吗?”@楚焉则质疑道,“广州开放务实的形象哪去了?”详细  
  3. 来穗三天须登记 将出台细则21日,广州市政府官网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来穗人员居住登记工作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通告》称,非本市来穗人员应当自到达居住地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持本人居民身份证或其他有效身份证明,向所在街道(镇)或者社区(村)来穗人员服务管理机构申报居住登记或者居住变更登记等一系列对来穗人员信息登记的规定。 消息公布后,不少网友表示,时下公民迁徙越来越自由,这个规定是否管得太严,也管得太宽?人口流动如此频繁的广州,三日内登记信息是否行得通? 疑问1 庞大流动人口管得来吗? 今年4月,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官员曾向媒体通报,截至2013年年底,广州登记在册流动人口686.7万人,按照一定漏登率计算,广州实际居住流动人口为837万人左右,而广州常住人口为832万人。 有调查显示,800多万流动人口中,无固定职业者超过20万,其中接近一半为初中以下学历,而救助的流浪乞讨人员超过3万。 有网友提出怀疑,面对如此庞大的来穗人口,相关政府部门是否规定3个工作日内登记信息就可以管得来?具体执行有没有保障?详细
涌入广州的流动人口,固然要进行必要管理,但是,在“迁徙自由”早已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城乡人口流动更加庞大、频繁的当下,有关部门依然为了一己管理之方便,悍然执行“来穗三日须登记”这一“逆天”管理措施,让人恍若有“今夕何年”之感!再说了,其是能否落实也令人怀疑!或许这一登记制度的出台,恰恰凸显城市管理者“理念落伍,服务欠奉,管理无能!”
更多>>往期回顾
  1. NO58:封杀电动自行车依据何在
  2. NO.57:广州的咪表停车费去哪了
  3. NO.56:小蛮腰广告想上就上?
  4. NO.55:"打的难"究竟难在哪里
齐乐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