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辅导每节课超500元 家长无奈:大家都在补

来源:齐乐娱乐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3-20 07:08
家长称很无奈,但大家都在补,不补怕跟不上 珠海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但凡有学校的地方,周边都有不少补习机构。无论旁观者怎样讨论补课利弊,作为家长,他们仍希望孩子不输在分数线上。羊城晚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珠海,不少家长每年花费上万元用于孩子补课,对此,有家长也表示很无奈。 不少学生自我“加餐” “大家都在补课,只不过是根据各自的层次选择不同的辅导班。”黄女士直言不讳。黄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在孩子上小学三年级时,他们就给小孩买了奥数教材,当时小孩在校内的考试成绩还可以。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奥数学习中断了。黄女士告诉记者,等孩子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发现儿子的解题思维非常混乱。“数学应用题需要绕几个圈子去作答,这时候我开始有点慌了。”而一位朋友的话让黄女士更为担忧。“他们说,现在学奥数不是为了参加比赛,而是为了锻炼逻辑思维,如果现在不学,小孩上了初中后压力会更大。”黄女士又给孩子报了奥数班。 珠海公务员陈女士的小孩今年上初三。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己小孩周六的时间都是用来补课,自己曾希望孩子利用周末好好休息,但小孩自己认为应该补课,因为班上其他同学也在补课。“周六主要是补习语文、数学和英语,如果有时间还要兼顾物理、化学等科目。” 至于为何补课,陈女士有感慨。她表示,现在小孩的课本内容和课堂教学方式与过去不一样了,书本上讲的内容比较浅显,如果不通过课后补习来巩固,学生在考试中想取得好成绩比较难。同时因为每个孩子的基础水平是不一样的,课堂上讲述的内容,每个孩子接纳程度也不一致。 对于补课,学生也有自己的说法。珠海一所“名初中”的张同学就告诉记者,“现在竞争那么激烈,课堂学习到的知识还是有限,课外辅导主要可以梳理考点,针对个人情况查漏补缺。补课当然也很累。” “名师”每节课超500元 家长每年(两学期)用于补课的费用大概是多少?羊城晚报在采访中了解到,花费1万多元的家庭占比会较多。毕业班学生每年补课费超过3万元的,也不足为奇。如果孩子计划出国留学,则花费的钱则更多。 以目前的珠海情况,补课价格是主要根据上课方式来决定。集体上课一节的费用从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一对一”补课的收费多在300元以上,如果是“名师”,每节课的费用在500元以上。 以黄女士为例,她目前给孩子报了奥数班和网络英语补习。但除此之外,她的小孩每周还在上羽毛球班、篮球班等等,一年的总费用大约是1.3万元。“我这已经算是少的了。”而陈女士的花费则比较多,大概是3万到5万元。“一对一补习,每节课就需要三四百元。” 陈女士说,虽然在补课这一块花费不少,但也无可奈何。“现在家里就一个孩子,这些要花的钱还是要花,孩子中考很重要。” 有名校老师辞职办班 珠海教育部门很早就已经明文禁止老师有偿补课。 目前,培训机构的老师主要由退休教师、专职辅导老师、高校学生组成,一些民办学校的老师也会利用寒暑假进行兼职。在采访中有学生家长告诉记者,现在给孩子找辅导老师就好像找名医一样。由于辅导市场的兴起,让人看到市场巨大的潜力。近年来,已经有老师辞职离开公办学校,自己创业创办辅导学校。而这些有着名校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在培训市场非常吃香,自然受到很多家长的追捧。 齐乐娱乐记者 吴国颂 教育大咖陈玉琨谈“减负” 教师工作应更富创新性 羊城晚报讯 “我们希望学校的教育是低负担的,同时是高质量的,这样才能让学生健康成长,为深圳未来的发展培养更高素质的人才。”在“减负”成为全国热议焦点的当下,曾任“中国校长的黄埔军校”——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的著名教育专家陈玉琨,近日来到深圳为中小学校长、教师和家长们作了一场精彩的报告,从减负、家庭教育、AI、STEAM教育、在线教育等方面提出真知灼见。 在互动环节,现场有听众提问:如何将减负与创造性学习相结合?陈玉琨回应,“减负”是一个阶段性主题,“相信15年以后,这个话题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他进一步分析,当前中小学生学业压力的一个根源就是“中产阶级焦虑”,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概念。陈玉琨建议家长以更加平和的心态看待孩子成长,而首要的“秘诀”,就是“退出家长群”,这是激发家庭攀比的一大触媒。在学校层面,他建议学校更重视学生的长远发展。“没有分数你过不了今天,但只有分数你就没有明天。” “教育不是工业,而是农业。教育是人和人交流过程当中,一颗心唤醒另外一颗心,是一个灵魂碰撞另一个灵魂的过程。”陈玉琨说,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引领非常重要。在信息化、智能化时代,教师的工作应更富创新性,传统的教学模式必须打破。陈玉琨说,今天的课堂,还在用昨天的方式传授昨天的知识,但我们要培养的是面向明天的人才,这是当下课堂的最大矛盾。 当然,基于信息技术的课堂变革已在全球范围内点燃“星星之火”。比如当前颇为流行的慕课(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就是一种突破。陈玉琨教授还提及“魔而思”(在线研究性学习课程)的概念。在他看来,基于学生兴趣,以项目设计和问题解决为导向的大规模创新实验实践、研究性学习课程,是大势所趋。(沈婷婷)
编辑:宏
  1. 旅游
  2. 齐乐娱乐
  3. 科技
  4. 文化
  5. 美食
数字报

“名师”辅导每节课超500元 家长无奈:大家都在补

齐乐娱乐2018-03-20 07:08:00
家长称很无奈,但大家都在补,不补怕跟不上 珠海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但凡有学校的地方,周边都有不少补习机构。无论旁观者怎样讨论补课利弊,作为家长,他们仍希望孩子不输在分数线上。羊城晚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珠海,不少家长每年花费上万元用于孩子补课,对此,有家长也表示很无奈。 不少学生自我“加餐” “大家都在补课,只不过是根据各自的层次选择不同的辅导班。”黄女士直言不讳。黄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在孩子上小学三年级时,他们就给小孩买了奥数教材,当时小孩在校内的考试成绩还可以。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奥数学习中断了。黄女士告诉记者,等孩子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发现儿子的解题思维非常混乱。“数学应用题需要绕几个圈子去作答,这时候我开始有点慌了。”而一位朋友的话让黄女士更为担忧。“他们说,现在学奥数不是为了参加比赛,而是为了锻炼逻辑思维,如果现在不学,小孩上了初中后压力会更大。”黄女士又给孩子报了奥数班。 珠海公务员陈女士的小孩今年上初三。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己小孩周六的时间都是用来补课,自己曾希望孩子利用周末好好休息,但小孩自己认为应该补课,因为班上其他同学也在补课。“周六主要是补习语文、数学和英语,如果有时间还要兼顾物理、化学等科目。” 至于为何补课,陈女士有感慨。她表示,现在小孩的课本内容和课堂教学方式与过去不一样了,书本上讲的内容比较浅显,如果不通过课后补习来巩固,学生在考试中想取得好成绩比较难。同时因为每个孩子的基础水平是不一样的,课堂上讲述的内容,每个孩子接纳程度也不一致。 对于补课,学生也有自己的说法。珠海一所“名初中”的张同学就告诉记者,“现在竞争那么激烈,课堂学习到的知识还是有限,课外辅导主要可以梳理考点,针对个人情况查漏补缺。补课当然也很累。” “名师”每节课超500元 家长每年(两学期)用于补课的费用大概是多少?羊城晚报在采访中了解到,花费1万多元的家庭占比会较多。毕业班学生每年补课费超过3万元的,也不足为奇。如果孩子计划出国留学,则花费的钱则更多。 以目前的珠海情况,补课价格是主要根据上课方式来决定。集体上课一节的费用从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一对一”补课的收费多在300元以上,如果是“名师”,每节课的费用在500元以上。 以黄女士为例,她目前给孩子报了奥数班和网络英语补习。但除此之外,她的小孩每周还在上羽毛球班、篮球班等等,一年的总费用大约是1.3万元。“我这已经算是少的了。”而陈女士的花费则比较多,大概是3万到5万元。“一对一补习,每节课就需要三四百元。” 陈女士说,虽然在补课这一块花费不少,但也无可奈何。“现在家里就一个孩子,这些要花的钱还是要花,孩子中考很重要。” 有名校老师辞职办班 珠海教育部门很早就已经明文禁止老师有偿补课。 目前,培训机构的老师主要由退休教师、专职辅导老师、高校学生组成,一些民办学校的老师也会利用寒暑假进行兼职。在采访中有学生家长告诉记者,现在给孩子找辅导老师就好像找名医一样。由于辅导市场的兴起,让人看到市场巨大的潜力。近年来,已经有老师辞职离开公办学校,自己创业创办辅导学校。而这些有着名校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在培训市场非常吃香,自然受到很多家长的追捧。 齐乐娱乐记者 吴国颂 教育大咖陈玉琨谈“减负” 教师工作应更富创新性 羊城晚报讯 “我们希望学校的教育是低负担的,同时是高质量的,这样才能让学生健康成长,为深圳未来的发展培养更高素质的人才。”在“减负”成为全国热议焦点的当下,曾任“中国校长的黄埔军校”——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的著名教育专家陈玉琨,近日来到深圳为中小学校长、教师和家长们作了一场精彩的报告,从减负、家庭教育、AI、STEAM教育、在线教育等方面提出真知灼见。 在互动环节,现场有听众提问:如何将减负与创造性学习相结合?陈玉琨回应,“减负”是一个阶段性主题,“相信15年以后,这个话题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他进一步分析,当前中小学生学业压力的一个根源就是“中产阶级焦虑”,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概念。陈玉琨建议家长以更加平和的心态看待孩子成长,而首要的“秘诀”,就是“退出家长群”,这是激发家庭攀比的一大触媒。在学校层面,他建议学校更重视学生的长远发展。“没有分数你过不了今天,但只有分数你就没有明天。” “教育不是工业,而是农业。教育是人和人交流过程当中,一颗心唤醒另外一颗心,是一个灵魂碰撞另一个灵魂的过程。”陈玉琨说,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引领非常重要。在信息化、智能化时代,教师的工作应更富创新性,传统的教学模式必须打破。陈玉琨说,今天的课堂,还在用昨天的方式传授昨天的知识,但我们要培养的是面向明天的人才,这是当下课堂的最大矛盾。 当然,基于信息技术的课堂变革已在全球范围内点燃“星星之火”。比如当前颇为流行的慕课(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就是一种突破。陈玉琨教授还提及“魔而思”(在线研究性学习课程)的概念。在他看来,基于学生兴趣,以项目设计和问题解决为导向的大规模创新实验实践、研究性学习课程,是大势所趋。(沈婷婷)
编辑:宏
新闻排行版
齐乐娱乐网站